English
热门关键字:  打火机散件
当前位置:主页>打火机行情>温州打火机生存危机调查:企业决定从高端突围
温州打火机生存危机调查:企业决定从高端突围
来源:作者:

       中新浙江网5月26日电 作为温州最有特色产业之一,温州打火机业在鼎盛时期一度达到2000余家企业,占据全球90%的金属外壳打火机的市场份额。然而近年频频受CR法规、原材料涨价、劳动力成本提高等诸多因素影响,目前,温州打火机行业正遭遇非常危机——据了解,2006年温州打火机企业约为五六百家,2008年农历春节以后,到目前还在生产的大概就只有不到100家企业。为数众多的打火机企业或坚持,或转型,或在危机烧烤下不得不陷入停工……温州的打火机行业遭遇从未曾有的重挫。

  亏损

  进入5月,温州迎来了立夏以来的闷热天气,詹先生的心情也随着天气的变化而焦虑不安起来。他供职于温州市区一家打火机企业,是该企业负责生产管理的厂长。

  “进入5月以后,随着义乌小商品市场进入淡季,我们厂的打火机生产订单骤然减少。”詹先生解释,现在温州的打火机厂主要依靠两个渠道获得订单:一是通过外贸公司获得国外的订单,二是靠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展示样品等待下订单。义乌小商品市场进入淡季直接影响了他们厂的生意。“如果算上反倾销法案对我们企业的影响,今年企业的订单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二,现在企业真是举步维艰。”詹先生无奈地表示。

  詹先生所在的这家打火机企业位于温州市区杨府山一带,平日里主要从事打火机的出口贸易,出口对象主要以美国、俄罗斯及欧盟一些国家为主。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企业的日子一直过得很滋润,而转折点最早出现在两年前,CR法案、原材料涨价,让企业明显感到利润日薄,生意难做。尤其今年以来,在新劳动法出台、美元贬值和原材料猛涨的情况下,这家企业更是陷入大规模的亏损之中。

  为了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詹先生所在的企业管理层果断做出了相应调整,试图“力挽狂澜”。方法主要是通过裁员和缩小企业规模来解决亏损问题。

  “从去年开始,裁员就一直连续不断,最多的时候,企业有五、六十个工人,如今只剩下20多人还在企业里上班。被裁掉的甚至有部门经理这一级别,原先的8名管理人到现在只剩下2名。”詹先生告诉记者,企业采取的另一个措施就是缩小规模:原先这家企业租用的厂房有1000多平方米的面积,现在企业规模缩小为不到500平方米。“如果再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我们这家企业用不了多久就要倒闭。”詹先生不无忧虑地表示。

  跟詹先生所在的打火机企业一样,如今温州许多的打火机企业正在遭遇着相似的困境。据詹先生介绍,去年,他们厂的隔壁搬来了两家打火机企业,但经营了一年时间以后,如今一家企业已经倒闭了,还有一家正处于半停工半瘫痪的状态。

  转型

  在众多改行从事其他行业的打火机企业中,胡先生等人经营的企业无疑是其中比较典型的例子。

  在温州市区,一家拥有1000多平方米厂房的打火机企业,现在已经没有了轰隆隆的机器响声。厂房被租借给酒店经营。

  据了解,该企业成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温州的打火机行业生产骨干企业,公司专业从事中、高档金属打火机的设计、开发、生产与销售,具备年产近2000万只金属打火机的生产规模。

  “企业已经转行,因为老板已经没有心思做打火机生意了。”一位姓周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家打火机企业做打火机已经有几十年了,近几年因为打火机生意不景气,老板便在做打火机生意之余向房地产业发展。他把做房地产生意赚来的钱投入到打火机企业中,后来经营了几年后,觉得负担太重,就干脆将厂房给出租掉了。

  “原有的厂房大约1000多平方米,按现在的行情,出租一年可收200万元的租金,也就是说,如果他自己做,现在可能一年连200万元都赚不到。”

  跟这家公司的情况相类似,原先一直做打火机生意的胡先生则把企业搬到瑞安,转行做起汽摩配生意。

  “如果不是打火机行业实在呆不下去了,我是不情愿离开这个行业的,因为毕竟在这个行业里工作了十几年的时间。”胡先生道。

  十几年前,当胡先生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的时候,他就开始在打火机企业中打工了。胡先生感叹,上世纪90年代末是温州打火机业最红火的日子,“最好时老板一天就能赚好几万元。”

  2000年,积累了一定资金和技术实力的胡先生办起了一家打火机厂,自己也当起了老板。“一开始也赚了不少钱,但好景不长,从2006年开始,打火机厂的日子就越来越难过,其中原材料涨价是企业难以承受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在企业难以为继、利润不断锐减之时,胡先生甚至想到了将企业一关了之。在一位朋友的劝说和帮助下,今年年初,胡先生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打火机行业,将企业移到瑞安,从此投入了汽摩配行业。

  坚持

  种种困境逼迫下,温州品牌打火机企业决定从高端突围。

  2008年,因和世界打火机第一品牌ZIPPO打官司而一举成名的温州市恒星烟具眼镜有限公司,推出他们的多个系列STAR产品,产品的设计、风格明显突出了中国特色。关键是,这些产品零售价,一般在100元左右。而之前,消费者在市场或网上买STAR的产品,一般花费不超过20元。

  “目前我们真正的核心竞争优势还是体现在产品的专业特性和价格优势上。打价格战无异于拼死的赛跑,树品牌必须直面消费者。”恒星烟具眼镜有限公司销售总监吴新分析说,恒星采取的是两条腿走路的策略。一方面,采取分销加盟的模式,高端产品只通过自己建立的销售渠道进行营销;而原来的老产品,已经被打上了低档的烙印,继续销往义乌市场,通过低端市场打击其他竞争对手,确立棉油打火机市场的国内霸主地位。

  浙江焦点烟具有限公司旗下的“欧博”品牌在很多高档商场标出了最高600元的零售价。“焦点”总经理潘武介绍,“焦点”现在主业就是两块,一块是传统的贴牌,一块是“欧博”品牌的运营。贴牌是“焦点”的老本行,带来利润的保证;“欧博”现在每年要亏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但代表了“焦点”这个企业的未来,所以坚决不放弃。“现在是大家都困难的时候,你只有未雨绸缪为将来布局,才有可能在困难期过后比别人收获更多。”

  而之前,温州一家不愿透露名称的打火机企业已然品尝到了走高端带来的甜蜜。这家业内知名企业在大家都用成本和价格抢订单的时候,专攻行内认为费力不讨好的高端市场。这几年来,在行业不断疲软的环境下,这家企业创造了产量每年下降10%,利润反而每年增长10%的奇迹。

  洗牌

  温州打火机行业两年前出现过一次大危机。2006年,在空中举了近四年时间,欧盟的“CR大棒”还是狠狠地砸了下来。其中“打火机的使用寿命必须在5年以上,否则必须安装安全锁”这一规定,意味着,该法规被付诸实施后,绝大多数温州的打火机生产企业都将从欧盟市场“失业”,损失巨大,无法估算。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温州打火机企业接到的欧盟订单就骤然下降三成,温州当地有近3000种新奇打火机品种濒临停产。2007年3月11日,CR法规实施。法规正式实施当月,浙江出口欧盟的打火机比2006年同期下降82.6%。今年年初,随着新劳动法的实施,美元的贬值和原材料的上涨令温州打火机行业遭受新的考验,有业内人士称这是温州打火机行业遇到的第二次危机。

  看着身边曾经的同行一个个相继倒下,温州市烟具行业协会会长周大虎的心里一点也轻松不起来。周大虎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此次打火机危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企业无法承受原材料涨价带来的巨大压力。温州生产的金属外壳打火机,原材料主要是锌、铜、白金、镍等,而近几年有色金属的价格一路高歌猛进,屡创新高,这使得企业的成本大幅提高。比如说铜从原来的每吨两万多元到现在六七万元,涨了两三倍;锌从原来的每吨八九千元,涨到两三万元,最高达三四万元。

  温州市烟具行业协会秘书长徐小海告诉记者,企业如果按新劳动法标准用工,一个员工一年将增加一万多元的费用。

  徐小海呼吁政府对打火机行业出台扶持政策,帮助温州打火机行业渡过新的难关。

  温州市烟具行业协会副会长,温州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发静认为,面对危机,温州打火机企业一要有创新,二要有信心。“出路只有创新,它不是抽象的口号。要提高产品的质量和档次,在外表和功能方面要创新,在服务方面要创新,服务体现在对产品的承诺保障体系。”黄发静表示,日丰现在正与国际打火机巨头ZIPPO合作,它也是ZIPPO诞生70多年后在全球选择的唯一合作伙伴。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危机意味着又一次洗牌的到来,今后打火机业格局势必发生变化,具体将体现在:企业开发产品由低端向中高端方向发展,部分生产企业和高校科研单位联合研制开发新产品,使产品质量、附加值不断得到提高;企业必须不断进行技术创新,在不影响安全和外观的前提下使用金属原材料的替代品以降低金属原材料涨价带来的负面影响;通过专项整治后,出口打火机生产企业经过重新梳理,生产条件,管理结构必须逐步完善;打火机的出口数量向优势企业靠拢,其中80%集中在十余家出口打火机生产企业手中。只有跟上新一轮的洗牌,经得起大浪淘沙的企业,才能真正求得新的生机。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